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普贤行

一滴感泉 一烁明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利美传承上师祈请颂的由来  

2010-09-26 12:19:13|  分类: 上师开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利美传承上师祈请颂的由来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根松仁波且于厦门开示
 

这个祈请颂是第三世利美法王传赠给我的。

大家知道,当我还在母亲腹中时,第二世利美法王蒋扬确吉洛珠上师就认定我是当曲登巴尊者的转世,此后他去了印度,所以我从未亲见过他。在一次梦中,我见到了确吉洛珠上师,一位很老而且特别慈祥的上师,(至今为止,我已三次在梦中见到上师了)他对我说:“我要来了,你来看看我。”

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已经圆寂多年了。

上师究竟在何处?第二天一早我就等在公路旁,打听消息。我心中一直在虔诚祈请上师,不久从玉树州过来一辆邮车,车上没有僧人。我问他们:“是否在州上听到什么消息?”他们回答:“州上有一位活佛从印度过来,他叫蒋扬钦哲。”“是确吉洛珠吗?”“不知道。”

我立即向学校请了假(当时我还在公社学校当老师),搭车赶到玉树州。当我经过歇武镇附近时,看到老百姓都穿着整齐的服装,大街扫得干干净净,象过年一样喜庆吉祥,而当时是七月,我感到奇怪,但没有细问。等到了玉树州上,才知道蒋扬钦哲上师已到歇武了。我只好于第二天一早又搭车返回歇武。

当我到达上师住地时,清晨的太阳正照在上师居处的屋顶上,我感到特别吉祥,心想今天一定能见到上师。大院里已挤满了僧人,起初我还自以为很虔诚,可当我看到院子里众多风尘仆仆的僧人时,才发现自己并不算远道而来。他们许多人是走了两三天的路程才赶到这里,身上还背着包,一个个眼泪汪汪地跪在院子里祈请。看到这些,我内心一阵惭愧,想见上师的心情更加迫切了!

当时利美法王以探亲的形式第一次回国,不方便见很多人。所以只有活佛、上师才能进屋,而我那时穿着一身汉服(当时我尚未公开活佛的身份),怎么能进去见上师呢?我只好在心里不断地虔诚祈请:我这么远来到这里,祈求上师无论如何让我见上一面!

这时,上师的侍者刚好拿着一大堆东西走向上师的屋子,我一心想见上师,就立刻迎上去帮他一把,快进屋时,侍者委婉地说:“你不要进去了。”那时我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门槛,正抬头往上看,这时,上师也在法座上朝门口观望,两人的视线正好相遇,当我正准备仔细端详上师的面容时,看门人害怕自己失职,就把我推了出来。我只好蹲在门边的角落里,但心里始终不停地祈请着。过了一会儿,听见看门人在喊:“刚才那个人在哪里?”我不知道他是在喊我。他在角落里找到我,说:“喂,上师让你进去。”

屋子里坐满了活佛和上师,一个个都看着我,上师在法座上向我招手。我慢慢地走过去,跪在上师的法座前,上师以“吾吉切”(即活佛礼仪)称呼我,捧着我的头亲切地行碰头礼,并让我与其他活佛一起坐在一旁的法座上,而后开始传法灌顶。传法灌顶后,上师打开窗,用甘露水给院子里的僧人们作加持时,在场的所有人都哭着说:“上师,我们不是冲着灌顶来的,我们只想见见您的慈容。上师能不能给我们摸顶加持一下,这比什么都珍贵啊!”也许是他们的虔诚感化了我,我第一次真正生起相应之心。见此情景,上师也哭了起来,那时我才知道上师是多么慈悲!可我们谁能知道上师的慈悲呢?

传法之后,上师就给了我这个上师祈请颂,并用前世的印章在祈请颂上盖了章。后来我才明白上师的用意----因为我对上师缺乏真正相应之心!自以为有多么虔诚,其实在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生起清净的虔诚心。我痛感自己业障深重,上师又传给我消除障道的法,并劝我回寺院任主持。上师是无量智慧的,他连我早饭没吃都知道。上师又是那么慈悲,他的前世寻找我,认定我,今世又确认我,引导我,那时我才真正知道什么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上师!(从此以后,对任何上师,约日仁增求培上师、秋英多杰上师、噶玛慈诚上师、囊文曲培松保上师……,我都无比恭敬。)上师象辛勤的园丁,在我心田播种、浇水、施肥、锄草,又象严父慈母一般关怀、扶持我迈向觉悟。可我有时稍微生起一点点对上师的念恩之心,就自以为了不起,真是一个娇气的不孝之子!

上师从自己的法本中给了我这个祈请颂,现在我又把这殊胜的祈请颂传给你们,就是希望每一个弟子都知道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上师,怎样生起相应之心!同样受一个上师灌顶、传窍诀,为什么有的弟子没有成就?也许是因为业障深重,也许是他从不曾对上师真正生起信心。

我们见不到本尊,却见到了上师,有谁能知道这种关系?有些人说:“上师,我在梦中见过你。”梦是你本来心真虚的显现。其实这是梦在提醒你,上师就象是连接你和本尊之间必不可少的桥梁。不先沟通自己的上师,怎么可能沟通你的本尊呢?萨迦派说:上师就是本尊,是一切成就的根本,所以上师相应法是很重要的。

我们的掘藏师秋英林巴问我:在扎嘎杰宗山莲师道场闭关时修什么法?有什么特殊的显现和觉受?我说:“在修法时,我只知道不断地祈请上师,一想起上师我心里就感到酸酸的,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。除此之外,我没有其它更多的觉受。”掘藏师听了马上泪流满面!他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,为什么还这样?因为他真正懂得什么是上师,什么是相应!还有象阿底峡尊者,一提起他的上师,一听到他的上师----“金洲大师”四个字,马上就合掌高高地举到头顶含泪祈请。我也见过给拉上师(囊文曲培松保上师)的许多弟子,只要一提到“给拉”的名字,就忍不住流泪。相应上师绝不仅仅是口头语。

一九九七年,我到给拉上师的闭关房去拜访时,他一再要求我给他灌顶。我说:“我不能给您灌顶!”但他还是趁我不注意,一把抓起我的手放在他自己头顶上。他当时已有九十多岁高龄了,而且是萨迦在国内唯一的传戒堪布,德高望重。他有那么大的成就,为什么要这样做?也许大家能从这件小事明白点什么。(囊文曲培松保上师系上师前世虔诚的心子。)

我们有些弟子,起初还懂得祈请上师,后来法接得越多,我慢就象打了气的气球一样越胀越大,而内心的相应却如月亮被乌云遮蔽一般,越来越小,心里总想追求更高更大的法。

萨迦派以上师相应法为最大的法。这一点也不夸大。第一世利美法王,八大传承的法他都修,也都获得了证量,但他主修的还是上师相应法。巴支仁波且一直到七十岁,还是每天修上师相应法,从不曾间断。一九九零年我在扎嘎杰宗山空行洞闭关,也是在祈请上师时,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空性。上午十点我开始祈请上师,一直到下午七点,就象一刹那,心无散乱的相应觉受,由此我真正感受到方便与智慧的双运、明空双运、空乐双运。空行母的真正含义是什么。这不是修哪一个本尊后悟出来的,而是修上师相应法得到的。所以一个人若能真正懂得上师相应法,他就可以说已得到了圆满法。

利美传承喜金刚的简易修法,我已经翻译好了,有因缘再传给大家。所谓的因缘并不单指时间的问题,因缘是由弟子们创造的。

就拿这个简易修法来说,前面是皈依、发心,把上师、本尊一体的观想,最后法本中有这么一句,此修法关键的关键是:

   皈依总持上师如意宝,深情祈请赐法大恩师!

   大悲观注生死轮回众,祈请加持周遍一切处!

这里反复说明一个道理,本尊喜金刚从何处来?首先要对上师生起真正的念恩心和相应心,这样才能谈喜金刚本来的心。我也说过,即便全世界的上师你都见了,没有生起真正相应的心有什么用?如果你真正生起这样的心,任何一位具德的上师都可以令你成就!在你心目中,能让你生起这种心的上师,就是最相应的上师,在你心中,他就是法王,他就是第二佛陀。而不在于他有多大的名气,学佛不是为了名利。空行母观修法里也说:“我们皈依时需要上师,加被你了悟本来心的是根本上师金刚持。”根本上师不是大家公认的一种尊称,而是各人内心相应的上师,根本上师与本来心无二,他能让你了悟自己本来的心,能让你解决根本问题的才能叫根本上师。

在密乘中修任何法都离不开上师,修密乘必须专于一师一法一本尊。但我们对每一位具德上师都要有虔诚之心,一切法都是方便,真正通达一法时万法皆通达,一法利于自心,万法的利益都得到了,一法已摄万法。

我也曾经说过:真正发自内心含泪地祈请上师一次,功德远远超过你一整天坐在那里“巴巴巴”练嘴的“修法”。学佛不应当只是一种形式,每天我们都必须把这三种心提起来才行。

哪三种心?就是出离心、菩提心、再一个就是对上师三宝真正的相应之心。要随时随地反省自己是不是真正如量生起。否则,我们的修行往往只是一种形式,练练嘴而已,永远也不会有大的进步。尤其对上师真正的相应之心。如果没有真正的相应之心,那你修再大的法,修再多的法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成就!所以大家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进入本尊或者大圆满的修法,就把这祈请颂当作一个很普通的法,要好好珍惜才是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